明月千里寄相思

原标题:旧事 明月千里寄相思

中秋之夜,在月光下,与夫沿堤岸漫游,明晃晃的月色中,四周静美柔和,风儿逶迤,送来阵阵木樨花的香甜。清波里莹亮的大玉盘,与夜空中高悬的那轮明月遥相呼应,这天上人间唯美妙然的旖旎之色,不由得让我想起那句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。一种思念几多情愫,在胸中回旋激荡,佳境良辰惹相思,最是明月寄深情。

那年中秋,收到少年时代的同桌从千里之外的陕北寄给我的当地“土月饼”,打开的一刻,泪水从脸颊滑落。那外皮油润,松化甘香的月饼,嚼一口甜味深沁人心,味蕾瞬间就将我带回那段漫漶于岁月深处的往事里。

那时的他调皮捣蛋,却是个天赋极高的“模仿秀”,每至课间,大家就兴致浓浓地向他聚拢过来,看他惟妙惟肖地“即兴表演”,特别是脖子一伸一缩,两手剑指一曲一伸学秦腔里的丑角“娄阿鼠”,那搞笑诙谐的动作,至今忆起都让我嘴角莞尔。可这“开心果”却极少与女生搭讪,与我同桌的几年中,我们就像熟悉的陌生人,记忆中从无言语交流。失联多年后,再次在微信中“邂逅”,我们仿佛久别重逢的挚友,当他获悉我就像折翼的鸟儿,备受命运摧残与打击,他无比伤心地对我说:“以后有啥需要帮助的,请尽管对同桌说,只要我能办到。”寥寥数语却满含深情,听得我泪水倾盈。

“今夜鄜州月,闺中只独看。遥怜小儿女,未解忆长安。香雾云鬟湿,清辉玉臂寒。何时倚虚幌,双照泪痕干。”每次吟哦杜工部《月夜》这首最深情的中秋诗,就让我想起父母的爱情。恰巧我少年时代就与做警察的父亲生活在鄜州(今陕西富县),那时母亲远在家乡要照顾中风的外婆和年迈的爷爷,父母一直过着“牛郎织女”式的两地生活。那年中秋,父亲将各种口味的月饼,还有各式糕点装了一大包,又把那个从省城买的热水袋,还有一件托芳姐给母亲织的牛油果色的毛背心,用一个色彩鲜艳的绒线方巾包裹好,让正欲回老家探亲的同乡林叔捎给母亲。母亲一向身体羸弱,稍一受寒就胃痛,那个热水袋是母亲置于床边的暖心“至爱之物”。

刚刚退休的友人岚,近日在老年大学学烘焙,一日邀我同游古园,一见面就将自己亲手烘烤的香喷喷的月饼递与我。母爱的力量真是不可小觑,岚的儿子去年应征入伍去了西藏,儿子最爱吃家乡的枣泥月饼,于是岚做了整整一箱寄往部队,让儿子与他的战友在月圆之夜,一起品尝“家的味道”。儿子从小就喜欢文学,做的是通讯兵,这需要大量的阅读与知识积累,岚还给儿子寄去一副刚刚推出的新款降噪蓝牙耳机,听书防干扰效果极佳,正好儿子打算报考军校,一副优质耳机能更好地帮助他聆听各种教程。

抬眸透过枝影婆娑的桂花树的缝隙,遥望那高悬天穹的皎皎圆月,自古玉蟾多传情,“家在明月中,九州共仰望。”由古至今,一轮明月里储藏了多少世缱绻故事,在悠悠夜色里,此刻只想对生命里那些牵挂于心的人儿道一声: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!(李仙云)

责任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y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